通知公告 更多>>

新闻中心 更多>>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掌门印象
周瑾:一生敢为笔痴狂

2016-12-13 18:06:12  

 

江南女子总多情,如春天的柳树,不失婉约与柔美,又更具坚韧与刚毅。

她,一位典型的水乡女子,身上兼具空灵和洒脱的气质;

她,出生于江南湖笔世家,湖笔情缘早已融入她的骨血;

她,一生敢为笔痴狂,用数十年的打拼,换得周公笔庄和“鼎成”湖笔扬名全国乃至海外;

她,为续湖笔“毛颖之冠”荣誉,养羊砍竹以保质量,为弘扬湖笔文化,她请书画家当质检员,做破坏性试验,不厌其烦的修改否定;

她,是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传承人、湖笔制作大师邱昌明的得意弟子,也是朋友圈子里被交口称赞的女强人;

她,就是周瑾,湖州周公笔庄的女掌门。

 

瑾,为美玉,亦喻美德。人如其名,初见周瑾,面容清秀,文质彬彬,婉约中透着恬静,言语随和,淡雅中不失深刻。每笑之间,时而露出一丝孩子般的真纯。我心惑然,她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女中豪杰,或是因为还没有看到她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一面。两个小时的交谈,我便走进了周瑾跌宕起伏的风雨人生。

 

每个人的成功史、创业史,简单而言都是一本辛苦史,蕴含着无数的汗水和泪水。

周瑾的曾祖父周德臣,是新中国成立前王一品斋笔庄的最后一任业主,在那个社会动荡的年代,他为湖笔的传承苦苦撑起一片天空。周瑾的父亲周鑫成,7岁便跟随在周德臣身边,后学习制笔技艺,成为著名的制笔大师,公私合营后在王一品斋笔庄担任店主任,为湖笔辛苦奔波一生,所创的多款经典笔式一直流传至今。

周瑾小时候都是在湖笔堆里泡大的,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在湖笔工场里一排排坐着的笔工之间跑来跑去。高中毕业之后,周瑾在父亲的安排下进了“王一品”做了一名笔工,从此与湖笔结下割舍不了的缘分。五年刻字,五年择笔,周瑾熟悉制笔的所有工艺,她和同在“王一品”的姐姐周荷英一起能完成一整套制笔的流程。周瑾至今记得当年父亲对她的教诲,“做好任何事情必先学会做人,人格是制笔的前提,笔和人一样具有自己的品性,人的品性很容易传到笔上去。”这句简单朴实的话对周瑾影响很深,在她眼里,湖笔就是具有人格有灵性的精灵。

做毛笔是个辛苦活,周瑾如今已经很少做笔了,但是还记得当年的那份“辛苦”。黄庭坚曰:“唯笔工最难……研得一,可以了一生。墨得一,可以了一岁,纸则麻楮藤竹,随其地产所宜,皆有良工。”的确,做一支毛笔太难了,因为湖笔制作至今仍赖手工,核心技术无法用机器代替。依照传统技艺,湖笔制作包含八大工序,分为笔料、水盆、结头、蒲墩、装套、镶嵌、择笔及刻字,仅拿羊毫水盆来说,又分为浸、拔、抖、做根、联、选、晒、挑、切笔芯、搅、盖笔头等工序20余道。这些看起来如此单调的一道道手工步骤,却成为许多笔工毕其一生坚守的职业。对每个笔工来说,都有要严格遵守的“三义四德”。所谓“三义”,是遵守制作工匠技艺要秉承“精、纯、美”的准则;所谓“四德”,是指生产出的成品湖笔要“尖、齐、圆、健”四德齐备。世人常说“一支湖笔半部中国文化史”,然而,却又忽略这半部文化史背后屹立的是一个个默默耕耘的笔工,他们才是“半部中国文化史”最基础的基石,他们用大量的时间、经验和智慧锻造成一支支湖笔,得以书写历史的篇章。然而,历代众多笔工中,除了冯应科等少数几位,大名偶见于文人酬唱之作外,其他的几乎都不见于文献记载。甚至善琏也很少在正史及方志中被提及:他们一直存在于被外界忽略的封闭和静谧中,至今依然如此。

周瑾正是从最基层的笔工,一步步走来,深尝其中的酸甜苦辣,但回头看这一切,她坦言自己心存感激。“人的一生中,总有基础期,要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只要努力用心地去做,会发现所有的工作经历和曾经的不如意都成为了自身的宝贵财富。”周瑾说。

 

人生一回,能够从事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是一种幸运;而女人一生,得以遇见一个令她如此痴醉的事业则更是一种幸福!

湖笔最风光的时候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湖笔供不应求,远销日韩,许多人要凭条子买湖笔,制笔工那时候是令人羡慕的职业,工资也比一般的工厂高很多,周瑾见证了那段黄金时期。但随着毛笔书写用途的下降,湖笔的销量急剧下降,湖笔的品牌知名度渐渐没落。改革开放以后,湖笔的产销经营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方面,原先的集体所有制笔厂在改制中大多化整为零,企业规模缩小;另一方,私人小厂甚至家庭个人纷纷进入湖笔制作和经销队伍,湖笔在毛笔业的地位已在悄然发生变化。

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湖笔也遇到了严峻的挑战。以书、画为主要用途的毛笔,正被日益先进的现代文化成果所取代,其使用功能和消费群体在急剧退化缩小;而且湖笔是传统手工产品,工艺复杂,劳动强度大,经济效益低,且企业规模小,各生产企业较为普遍地存在技术人员和生产工人青黄不接的现状,这些现象都不同程度地影响了湖笔产业的快速发展。在新的时代,传统湖笔业没有主动应变。长期封闭环境中进行的作坊式生产,专注于品质,却很少主动出击经营市场。于是,在人们书写方式、市场运作方式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之后,它终于走到了命运的拐点。

“湖笔的价格涨幅远远低于原料和人工的涨幅,湖笔的利润一直在压缩,湖笔工人的收入低了,年轻人愿意制笔的越来越少。”周瑾对此感到颇为可惜。

近年来,“做毛笔发不了财,甚至生计都成问题”似乎成了大家公认的一个事实。文房四宝中,向来有“笔墨纸砚”之序。之所以把笔放在首位,皆因制笔太难。然而,2002年从“王一品”下岗的周瑾为传承家学,振兴湖笔,她沿着当年父亲曾经走过的艰难足迹,先后到哈尔滨、吉林、长春、沈阳、天津等地拜访了父亲当年同行的老朋友。经过两年多的市场调查,她不顾家人的反对,于2006年恢复了周公笔庄,并建立了生产基地。她说,“湖笔工艺正在慢慢退化,再不抢救就来不及了,行业面临后继乏人,怎么办?为什么过去老字号的笔庄口碑好?”这一系列的问题是周瑾在经营笔庄时经常思索的问题。

 

让辉煌过的湖笔走向新的辉煌的路子也许不止十条百条,但总得要有人去走。

如今湖笔的许多古技法现在都已慢慢失传,如极富特色的“宿羊毫”,“宿”就是让羊毛日晒露宿,自然脱脂,这样的笔毫流水平均顺利,墨随笔走,笔到墨到。不然,运笔时就要等墨流下,否则墨色会突然干掉。这个过程本要三年,但现在通过化学品浸泡,仅需十天半月即能完成。面对湖笔的这种现状,周瑾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传承人、湖笔制作大师邱昌明为师,调研全国各地市场,邀请设计专家研发出上百种周公笔新产品,并由中国文联、中国湖笔博物馆、荣宝斋等单位监制。

周瑾同样注重创新。周瑾认为,湖笔的生产仍采用手工操作为主的传统工艺,从制作成本相对较高,产品形象缺乏现代感气息,种种因素导致湖笔开始走了下坡路。

湖笔作为“历史经典”产业,不同于普通的产业,是融入浙江文化与独特优势的产业,以提升品牌来传播其产业影响力,就显得尤其重要。对现代湖笔产业的创新,周瑾更着重于首创精神,拓展湖笔文化的延伸和艺术表现,创新与经济文化相关的市场、品牌、企业文化等因素。“要实现创新,需要我们转换视角,跳出湖笔看湖笔。我们专门邀请圈外的专家设计湖笔,通过和他们深入交流,将湖笔文化的传统理念融入设计,最终达到创新的效果。”周瑾的这种想法和做法也在实践中得到进一步证明。在世博会期间,周公笔庄的湖笔获得了“最佳创意奖”、“最佳创意设计奖”和“参赛作品研发重大贡献奖”三项大奖,被赋予“堪称中华毛笔一绝”的称号。周公笔庄的湖笔也因其高品质和创新性进入“荣宝斋”文房四宝专柜。

文房四宝里,毛笔排首位,但在以大数据为主导、生活加速度的快消时代,制笔者和毛笔的价值却日渐式微。在各行各业脚步“根本停不下来”的当下,坚守在毛笔的“手工世界”反而显得难能可贵,既是为了捍卫这份荣耀,也是为了制笔者自己。周瑾说,制笔是一件非常枯燥又严格的活,只有制笔的人心静下来了,才能真正做出一支质量上乘的毛笔。这大概就是时下热门词汇“匠人精神”的含义——把一辈子都花在一件事情上,一点一点地挖掘可能性,以超越自己为乐,最终达到自我实现的境界。对于周瑾来说做好每支毛笔,就是一个制笔人的本分。

传统的湖笔工艺要做成新的产业,要走的路还很长。中国书画传统的延续、流传是湖笔存在与发展的核心,而各种传统文化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为湖笔未来创新之路提供了无限可能。“老一辈湖笔人对湖笔都倾注了深厚的感情,并以自己的方式开拓着湖笔发展之路。所以更期待有喜爱这门传统技艺的年轻人能够接班,让湖笔走向新的辉煌。”周瑾说。

经过几年的摸索与拼搏,周公笔庄在湖笔行业中慢慢地站稳了脚跟,湖笔事业也渐渐做强大了。广大市民和客户纷纷赞扬周瑾:因为她对湖笔的感情太深,里面包含的是亲情、湖州情;因为她对湖笔的责任太重,那是内心深处追求的美好梦想。通过她的发奋图强,艰苦努力,梦想能成真。

是与湖笔结下的这份缘,让周瑾得到同行认可之余;也是因为湖笔,让周瑾也获得了介入与湖笔相关的文化领域的契机。“因为上海世博会,我认识了当时任评委的上海收藏协会大师专业委员会主任胡建勇。我对湖笔的专注和执着,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在他推荐下,我有幸加入了上海收藏协会大师专业委员会,担任浙江省首席代表。”周瑾上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省内的30位艺术家推荐到上海收藏协会,其中既有绘画翘楚,也有非遗大家,包括了湖州的湖笔大师邱昌明、画家冯汉江等人。

2015年,上海收藏协会出版了《大师就是力量》一书,“书里集结了全国书法、绘画、工艺美术界首批三百位大师,我推荐的30位艺术家也在其中。”周瑾说,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尽最大努力去做好。就跟她当初选择开创周公笔庄一样,父辈的嘱托,儿时的信仰,让她在湖笔行业觅得一方天地。“跟艺术家接触、交流是很快乐的事。我现在做的,是让浙江的艺术家们走入上海收藏平台。”这份发自肺腑的快乐之感,将伴随她从儿时接续的湖笔行业,延展到与湖笔相关的文化领域。

“事在人为,有作为才会有地位。对我而言,湖笔是一种割舍不掉的缘分,像父亲的爱一样深刻。父亲在制笔行业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让湖笔发扬光大,是父亲的遗愿,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整个行业的责任。”父爱、湖笔,是周瑾不断往前的动力,也是压在她肩上沉甸甸的重担。令周瑾值得欣慰的是儿子唐雲峰已经表示愿意放弃银行的工作继承家业,分担母亲所背负的责任。她不由感叹,那个经常说“妈妈做毛笔太辛苦了”的孩子终于长大了。

投身湖笔30年来,她用责任和智慧为湖笔蓬勃发展的事业添砖加瓦,尽职尽责。30年,对于一个普通的女人,也许只是平平淡淡的人生路,对于周瑾来说却像是一首绚丽的奋斗之歌。从30年前的一线制笔工到如今的掌门人,不懈的奋斗历程铸就了她坚韧成熟、沉稳大度的性格品质,更为这位杰出的女性增添了一笔传奇色彩。经过这几十年制笔实践的洗礼,周瑾发现传统的湖笔工艺要做成新的产业,要走的路还很长。她相信在湖笔这条道路上会越走越宽,越走越远,坚定不移地走向新的辉煌!

浙江省老字号企业协会 电话:0571-87293518(传真) 地址:杭州市下城区建国北路59号3F

COPYRIGHT ◎ WWW.ZJSLZH.COM 浙ICP备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