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更多>>

新闻中心 更多>>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笔舞江南,书写湖笔文化之脉

2016-12-14 10:26:44  

笔舞江南,书写湖笔文化之脉

——湖州王一品斋笔庄记

笔墨是用来书写历史的,但它自己也有历史。

上下五千年来,华夏的文学巨子们,站在相隔百年、千年的文学峰峦上接续着中国文脉。而无论他们是什么样的性格,用什么样的形式,却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右手紧握一支毛笔,挥毫泼墨,将一篇篇锦绣文章牢牢隽刻在历史的画卷之上

有关毛笔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7000多年前。据史料记载,在新石器时代初期毛笔已出现雏形,至秦代基本定型。相传秦国大将军蒙恬对毛笔的制作工艺作了重大改进,被尊为笔祖。安徽宣州一度成为全国制笔业中心,南宋时因常年战乱,宣笔日渐衰落。到元代初湖笔继而崛起,明清时高速发展。著名笔庄如北京的“戴月轩”、“贺莲青”、“李玉田”,上海的“杨振华”、“李鼎和”、“周虎臣”、“茅春堂”,苏州的“贝松泉”等,均为湖州人所开。湖笔历来就有“湖颖之技甲天下”的美称。它与书画、京剧齐名,被誉为中华民族文化之瑰宝。若是要寻一条毛笔的文化脉络,那么湖州一定是必走之地。因为,这里有一家历经274年云谲波诡仍然屹立于世的笔庄——王一品斋笔庄。

 

源起清朝:王一品斋笔庄的创业奇谈

让时间回溯到270多年前的清乾隆年间,湖州的某条街巷住着一位不太合群的王姓怪人,成日闭门不出,闷在家里地做毛笔。他做毛笔和人家不一样,精工细作,纤毫必较,稍不满意便返工重来。旁人笑话他为痴人,谁会计较那相差无几的几根软毫?这微不足道的几根毫毛又会给写字时的手感带来多大的差距?可他对这些嘲讽充耳不闻,只日复一日的按着自己的标准制笔。每逢殿试必随考生一起千里跋涉赶赴京都,别人考试,他则卖笔。有一年的大试之日,一名考生不慎遗失了毛笔,焦急之际见王笔工从东边的街头闲闲走来,考生顿时喜上眉梢,挑了一支乳玉色笔杆的羊毫笔就匆匆进了考场。否极泰来这话一点不假,刚刚解了燃眉之急的考生在考试时妙笔生花,如有神助,一篇文章写得行云流水锦绣天成。考试结束后,考生与友人提及此事,众人皆道该考生时运上佳,居冬有人送暖炭,久旱偏逢降甘霖。而更难得的是,在那样的紧要关口,王笔工也并未趁火打劫漫天要价,一支上好的羊毫笔与外面普通的羊毫笔并无差价,这又给这一则秩事增添了一缕沁人心脾的馨香之气。

而故事还未结束。放榜之日,那位考生竟中了头名状元。一时间京城如沸,人们竞相争买王笔工的毛笔,还美其名曰“一品笔”,称王笔工为“王一品”。从此,“王一品”名声大噪,逢考必买一品笔,一来是因为王一品的笔用起来确实得心应手,二来也是考生们考前“讨喜”、“讨吉”之举。清乾隆六年( 1741年),王笔工在湖州城里开了一爿笔庄,店名就叫“王一品斋笔庄”。从此,一家专注制笔的企业开始了270多年的漫长征程。

 

历史转折:从工具用笔向高雅礼品的飞跃

王一品斋笔庄在历史变迁的浪潮中几经沉浮,20世纪30年代后,由高姓经营,到解放时已奄奄一息。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公私合营,新建工场、商场、门市部和批发部,有300平方的三层楼厂房。从此,王一品斋笔庄开始了一段新的历史篇章。可在文革时期,笔庄却深陷困境。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笔庄迎来了全国范围的改革浪潮。1981年笔庄240周年店庆时,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州书画院名誉院长沈迈士先生特意为笔庄作诗一首。

1991年是笔庄转折性的一年,当年从部队转业回湖州的许阿乔,被任命为王一品斋笔庄经理。那个时候,新的书写工具已然逐鹿中原,改变了国人几千年的书写习惯。大人们胸前别着的是钢笔,孩子们文具盒里装的是铅笔、自动圆珠笔,毛笔不再是学习的必须品,而只是书法家及书法爱好者的掌中瑰宝了。在那样的市场环境下,王一品笔庄的经营已是举步维艰。没有资金、没有厂房,连市场都那么的狭小。可是,它却承载着古往今来的文人雅士、伟人名士的喜爱之情。在“王一品斋笔庄”创立220周年,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董必武、陈毅、郭沫若、何香凝和社会知名人士沈雁冰、叶圣陶、沈尹默、傅抱石、吴作人、潘天寿等相继题诗作画以表祝贺。在笔庄创立250周年店庆会上,国内著名书画家费新我题字“管城王侯,四宝一杰,资老品正,书画斋中矛戟。”张爱萍将军寄来了“得心应手,挥洒自如”的墨宝。

许阿乔深深明白,他面对的,绝不仅仅是一个垂垂老矣的制笔企业,可在这样四面楚歌的市场环境中,王一品怎么做才能成功突围呢?从1992年开始,他一方面向国家财政部求援,最终为笔庄争取到300万的特批财政项目资金,1995年时,笔庄在湖州购得1600平方米的三层楼一幢,解决了生产经营场地的问题。另一方面,他与王一品的领导班子制定了“重质量、求品种、讲信誉、保名牌、创新高”的十二字方针,确保笔庄的毛笔质量够好、品种够多。并制定了将王一品从工具用笔转为礼品用笔的重大市场策略,引领了消费者的购笔观念。1992年,经对外经贸部批准,笔庄成为湖州市商业系统第一家享有自营出口工艺品、旅游纪念品贸易权的企业。

王一品成功了,许阿乔也成功了。王一品成了毛笔行业勿容置疑的标杆企业,他改变了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将毛笔作为高雅礼品成功置入人们的脑海。他让王一品走出了国门,让为华夏文明深深着迷的外国友人们认识王一品,了解王一品,又通过王一品进一步了解中国文化。许阿乔说,作为小众消费的制笔企业,王一品做不了世界五百强,可我们要做一家能传承五百年的企业。他言出必践,执掌王一品的二十多年来施行的一系列举措,为王一品的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新一代的继任者,又面临着什么样的困难呢?

 

新的征程:传承的难关,王一品该怎样跨越?

要讲王一品传承的难关,得先从湖笔的工艺说起。

湖笔工艺的独特性和精湛性,总体上体现在对“三义”、“四德”的追求。 “三义”指精、纯、美。“精”指百余道工序的操作都一丝不苟;“纯”指选料严格细腻;“美”指笔头形、色及配合的笔管、刻书、装潢等高度完美统一。“四德”为“尖、齐、圆、健”。所谓尖,是指笔锋尖如锥状不开叉,利于点撇钩捺;齐,是指笔毛垂直整齐,散开后顶端平齐无参差,使吸墨饱满,吐墨均匀;圆,是指笔头浑圆匀称,不凹不凸,使书写圆转如意;健,是指笔毛健挺,不脱不败,书写时收放自如,富有弹性,收笔后笔头恢复锥状如初,且毛笔经久耐用。“四德”之中,尤以“圆、健”最为难得。总而言之,必须是饱蘸墨汁而不滴、抱拢不散不开叉、耐磨耐写不发脆,才可称之为笔之精品。

湖笔制作的主要工序有笔料、水盆、结头、装套、镶嵌、蒲墩、择笔、刻字等十二道工序,每道工序又有若干道小工序,故大小工序达一百二十余道之多。每一道工序都需要制笔人根据自身经验进行把握,资深的制笔人和一名新人用同样的原材料制作出来的毛笔却存在天壤之别。而培养一名优秀的制笔人,平均要花费九年的时间。这九年里,学徒们每日有八个小时双手一直浸泡在冷水中,眼睛要紧紧盯着羊毫、狼毫进行精细的筛选、理顺以及修整工作。十年磨一剑,升级为制笔师后,他们面对的,将是更长时间的与冷水为伍、与毫为伴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制笔的工作需要静心,又如此辛苦,对于有众多选择的现代人而言,还有多少年轻人愿意把制笔作为终生的事业呢?高强度、低收入的工作使传统工艺后继乏人,这已经不仅仅是王一品的难关,也是整个制笔行业面临的难关。2006年6月10日,湖笔制作技艺被国务院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对湖笔技艺的传承起到一起的推动作用,可危机尚未解除。对此,王一品的接班人许剑锋先生说,培养湖笔技艺传承人需要企业付出极大的代价,无论是用工成本、时间成本,还是材料成本,对我们而言,都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根本没有捷径可走,我们也绝不会为了节约成本忽视文化的传承和技艺的传承。这条路很苦,可这是我们要做五百年企业的必经之路。

 

舞文弄墨:王一品与文人雅士的不解之缘

在笔庄的历史上,留下珍贵墨宝的国家领导人和文人雅士多不胜数。其中文坛泰斗郭沫若亲自为笔庄写下店招,还题写了一首“湖笔争传一品王”七律长诗。平日,他喜爱“王一品斋笔庄”长锋毛笔作为书写工具,同时十分关心笔庄的发展。郭老深厚的湖笔情怀,为后人留下了一段佳话。郭老离世时,为了纪念他,笔庄根据他生前喜爱的长锋白云笔,精心加工制作成“鼎堂遗爱”纪念笔(郭沫若字鼎堂)。

我国书法界的泰斗启功先生许阿乔可谓忘年之交,两人常就湖笔文化进行交流与探讨启功先生为笔庄题字留念,为“中国湖笔博物馆”、“赵孟頫艺术馆”题写馆名,为王一品赋诗一首:“湖州自古笔之乡,妙制群推一品王;驰誉年经二百载,书林武库最堂堂。”还嘱咐创制了“元白”麻毛笔,1994年笔庄应启功先生嘱咐创制的“元白”麻毛笔,荣获了“94亚太国际贸易博览会金奖”,“博古策笔”荣获银奖。

熟识许阿乔的人都知道,他好交朋友、善交朋友,参过军的他朋友遍天下。在许阿乔的这些好友中,有一位不得不提,他就是曾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的迟浩田。多年来两人一直保持书信来往,他为笔庄题字留念,鼓励和支持许阿乔发展文化产业,振兴中华老字号。

1996年4月,迟浩田随江泽民同志到上海视察时,第一集团军将一支毛笔赠给迟浩田,他仔细端详了这支做工精细的毛笔,不由好奇问了一句:这支毛笔产自哪里?当他得知是湖笔故里的王一品斋笔庄后,4月28日,迟浩田专程从上海到湖州,拜访王一品斋笔庄,并题字“一品湖笔誉满华夏”。 迟浩田与许阿乔见面后,发现两人缘分颇深。原来,许阿乔参军任北京军区第二十七集团军第八十师正营职时,迟浩田正是任陆军第二十七军七十九师副政委,两人可谓是昔日战友。此后,许阿乔专门上北京拜访迟浩田,迟浩田特意赠送了三样礼物:一本自己作序、记录海湾战争的书,一幅字和一瓶部队专供的茅台酒。

后来,两人一直保持密切联系。1998年召开全国两会时,迟浩田碰到南京军区司令员,迟浩田特意问朱司令员,许阿乔还在王一品斋笔庄吗?当听说许阿乔仍在坚守这份事业时,迟浩田由衷感叹道:“从部队到地方,从拿枪杆子到现在拿笔杆子,实在是一个不易的转型。”3月8日,迟浩田将军为许阿乔题词“勇攀高峰”,这四个字一直摆放在许阿乔的办公室。

与王一品结缘的名人雅士还有很多,这与王一品在传承与创新上取得重大突破有莫大关联。目前,笔庄在保持传统品种的基础上,形成了四大类十八个分类500余种产品,在保留传统的中小学生用笔基础上,以生产礼品笔、收藏笔、观赏笔为主。销售网点遍及全国各大城市,已有400多家,销售量年年增长。外销出口日本、新加坡、韩国、美国以及港、澳、台地区,成为湖州市对外开放和扩大国际交往的窗口之一。

 

编后感:270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同样也可以创造不凡的历史,这家清朝时小小的笔庄,历经社会的动荡和市场的变革,代代相传,书写了一部绵延270年的灿烂历史。是什么维系着这种传统文化的传承?王一品人告诉我们,是对中华文化的深厚情感,对极具历史感的字号的使命感,促使我们去细心呵护她,发扬她,继续书写下一个百年记忆。

 

浙江省老字号企业协会 电话:0571-87293518(传真) 地址:杭州市下城区建国北路59号3F

COPYRIGHT ◎ WWW.ZJSLZH.COM 浙ICP备XXXX号